中国国家话剧院,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主题

作者:艺术展览

中国国家话剧院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21

2001年12月25日,在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和中央实验话剧院的基础上组建成立的中国国家话剧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表演艺术团。 这里集中了一批优秀的话剧舞台艺术人才和影视艺术人才,是一个继承传统,努力进取,富于探索,追求高水准话剧表演艺术,创造话剧艺术精品的基地。 中国国家话剧院以创作和演出高质量、高品位的中外优秀话剧艺术作品为已任,不断追求戏剧舞台的经典性和实验性,为观众呈现世界和民族的先进戏剧文化成果。 中国国家话剧院在建立和完善一套富有科学性、创造性的艺术运营机制下,致力于开拓话剧艺术发展的新形式、新领域,努力为有才华的戏剧艺术家提供一个开放的创作大舞台,力求出新人、出新戏、出精品。

2017年6月14日-15日,中国国家话剧院主办、中国话剧协会和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协办的“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主题论坛”在中国国家话剧院举办。

图片 1

6月14日上午,论坛开幕仪式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景小勇主持,中国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首先致辞,感谢业界同仁们的莅临,并介绍此次论坛的安排。中国话剧协会会长蔺永钧、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濮存昕、中央戏剧学院名誉院长徐晓钟等领导专程前来并分别为此次论坛致辞。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吕育中受部领导委托,在致词中表示希望广大话剧艺术工作者坚定文化自信、坚守艺术理想,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集聚资源,加强现实题材创作。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努力创作出无愧于民族、时代、人民的精品力作。

《绝对信号》

本次论坛分为“中国话剧学术研究与艺术评论”、“剧目建设与原创力提升”、“话剧院团管理与戏剧制作”、“话剧发展的环境建设与戏剧教育”四节。论坛集结了中国戏剧界各个门类的优秀专家林兆华、王晓鹰、查明哲、何冀平、宋宝珍、李宝群、黄昌勇、崔伟、郝戎、孙德民、李利宏、赵淼、刘深、杨绍林、钟海、王文龙、王筱頔、佟春光、孙恒海、刘洪涛等。与会专家们围绕当代新形势与新挑战下的话剧艺术各抒己见,高屋建瓴地阐述对当代戏剧艺术观点,从理论高度探讨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思索中国话剧的民族性与现代性辩证关系,探讨了文艺批评对话剧创作的促进作用。编剧、导演等主创人员相互交流,分享创作中的心得体会。来自全国各个地区的院团领导者从院团运营管理的角度,探讨新的发展阶段所面临的新问题,交流关于管理与制作的新理念、新方法。此次论坛还进一步探讨了如何更好地营造中国话剧的环境,如何进一步培养中国话剧的观众等问题,戏剧教育工作者们分享了话剧普及教育工作中的成功经验。

《桑树坪纪事》

论坛结束后,论坛组委会会将集结专家的观点集结成册正式出版。在论坛举办期间,第三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的剧目同期上演,受到了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中国国家话剧院将始终秉持“创作和演出高质量、高品位的古今中外优秀戏剧作品”为己任,积极应对当代话剧艺术的新形势与新挑战,增强话剧创作的人民性,进一步提升中国话剧的原创能力。

《生死场》

《立秋》

《玩家》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话剧创作不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势头,与时代同步伐,与国家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在每一个时代发展的重大节点,话剧创作总是以最敏捷的速度和简洁的表达方式,及时地出现在人民大众需要的舞台上,发出时代的最强音。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思想指导下,艺术家进一步增强了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责任心和使命感,用心用情用功书写新时代,以更多更好的话剧作品为广大观众服务。在反思中寻找,在探索中创新,成为改革开放40年话剧创作的特色和趋势。

现实主义创作不断深入与拓展

改革开放40年来,现实主义话剧创作经历了回归、寻找与突破中拓展三个发展阶段,显示了强劲的艺术生命力。

回归现实主义话剧创作“写真实”的传统,是“文革”结束后话剧创作的重要转变。一是突破题材禁区,以写“人”为创作主旨。“文革”期间被压抑多年的有关恋爱、婚姻方面的内容获得重新展示,《明月初照人》《不知秋思在谁家》《昨天、今天和明天》《山乡女儿行》《人生不等式》《寻找男子汉》从关注女性恋爱婚姻入手,大胆表现改革开放年代女性思想意识的觉醒和自信力的增强,从不同的视角展示了改革中女性的思想变化和崭新的精神风貌。二是以新的视角塑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艺术形象,改“仰视”为“平视”,以鲜活的生活细节写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平民本色和人道情怀,表达他们的宽广胸怀、远大理想和对国家、民族的突出贡献,《报童》《陈毅市长》《秋收霹雳》《贺龙军长》《北上》《平津决战》等率先突破描写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禁区,塑造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陈毅、贺龙等有血有肉、可爱可亲的领袖人物形象。

在学习、借鉴中整合,促使现实主义话剧创作向深度与广度进发。现实主义话剧在学习借鉴外国戏剧表现手法的过程中,努力克服“为政治服务”遗留下来的公式化、概念化的弊端,不断提高自身的创造力,真实地表现生活,形象地刻画人物,深刻地揭示人生哲理,艺术地提升审美意蕴,精练地开掘主题寓意。《红白喜事》《黑色的石头》《天边有一簇圣火》《同船过渡》《北京大爷》《女兵连来了个男家属》《春夏秋冬》等反映生动、鲜活的现实生活,塑造出众多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夕照》《地质师》《洗礼》《士兵突击》《“厄尔尼诺”报告》《天籁》《这是最后的斗争》《去往何处》《一诺千金》等则以丰富、细腻的生活细节塑造,描绘出中华民族能够繁衍发展,中国人能够在艰难困苦中站立起来的精神动力。《商鞅》《死水微澜》《沧海争流》《立秋》等的出现,提升了历史剧创作的艺术质量。《岁月风景》《让你离不成》《独生子当兵》等则以喜剧的形式讲述责任与使命的问题,在信仰发生危机的时候给人们提供了信心与力量。

新世纪以来,话剧创作题材不断拓展,艺术品位不断提升,尤其是弘扬主旋律话剧创作出现了突破性的进展。第一,从展现好人好事到创造人物形象,出现了以真人真事为题材创作的多部优秀作品。《郭双印连他乡党》描写一个村党支部书记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故事,塑造了时代感强、个性化的人物形象。《黄土谣》通过父子之间的心灵碰撞展现了两代人的思想矛盾冲突和不同的人生追求,显示出现实生活的“深度”真实。《麻醉师》通过某军医大学附属医院陈绍洋这一形象的塑造,写出了“信仰”的力量。第二,从写社会问题剧向艺术审美层次迈进。《父亲》把以下岗工人生活为题材的社会问题剧提升到美学观照层面,塑造了真实、感人的“父亲”形象。而在展现抗日题材的作品中,《生死场》则以群像的方式展现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第三,主题立意的艺术提升。《我在天堂等你》在讲故事中展现两代人的思想冲突和价值观念的不同,使人们看到了理想的崇高和信念的光辉。《共产党宣言》通过描写中国近现代史中所发生的国共两党之间的斗争历史,把深刻的思想理念融入人物形象的塑造中。《兵者·国之大事》敢于直面当代军队在治军观念中的矛盾冲突,是军旅戏剧在创作观念上的一次突破。《平凡的世界》通过描写艰苦创业的孙少安、孙少平兄弟形象,深刻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经历的曲折道路。

在探索实验中追求舞台诗意化

舞台诗意化,是话剧创作追求的最高境界。新时期话剧在经过社会问题剧短暂的繁荣后遭遇了“生存的危机”,艺术家们开始反思靠那种政治情绪引起舞台轰动效果的创作弊端,深入思考话剧创作如何以自身的艺术魅力去赢得观众的问题。发生于1983年前后的“戏剧观”大讨论,布莱希特、梅耶荷德等外国戏剧家被陆续介绍,为中国戏剧创作者们打开了视野。他们一方面学习西方戏剧中优秀的舞台艺术表现手法,一方面从中国传统戏曲中吸收艺术营养,进行多方面的探索、实验与创新,打破陈旧创作观念的束缚,努力寻求舞台呈现的多样化与丰富性。其中,导演观念的革新起到了关键作用。戏剧革新者们在舞台创作中突破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体系,引进布莱希特的“间离效果”和外国现代派艺术的表现手法,把西方戏剧的假定性与传统戏曲的写意性有机地结合起来,运用写实与写意,以及意识流、电影蒙太奇等创作手法,比较好地解决了内容与形式的协调统一问题,使新时期的话剧舞台上涌现出一部部诗意化的戏剧作品。

《屋外有热流》推倒“第四堵墙”、破除一切幻觉的实验,《原子与爱情》舞台上多场景的运用,《绝对信号》电影蒙太奇手法的运用,《母亲的歌》中间舞台、四面观众的实验,《周郎拜帅》的叙述者的运用,《街上流行红裙子》的假定性舞台设置,《挂在墙上的老B》的心理意识流的尝试,《魔方》多种创作流派、表现手法的交叉使用……这些戏不仅没有使所表现的内容“失真”,而是在不追求表面真实的前提下,强化了人物的情感真实,把生活真实提升到艺术真实的层面。此外,《蛾》《红房间·白房间·黑房间》《十五桩离婚案的调查剖析》《双人浪漫曲》《一个死者对生者的访问》《WM》《野人》等借鉴外国荒诞派和象征主义的某些表现手法,以超现实的创作方法表现生活的内在真实,使舞台创作呈现出整体的样式美和时空流动的韵律美,不仅丰富了现实主义创作手法,而且也进一步拓宽了现实主义表现生活的深度与广度。

其间,也曾出现过一些片面追求形式、忽略内容开掘的现象,但随着学习、借鉴的深入,尤其是受到文化界“寻根热”的影响,戏剧家的艺术修养不断提高,创作水平也在逐渐提升。《狗儿爷涅槃》运用戏剧假定性,借鉴中国传统戏曲和说唱艺术的表现方法,将表现与再现、写实与虚拟、荒诞与象征有机地融为一体。把主人公的内心独白变得能和观众直接交流,并外化为有意味的戏剧情景。《中国梦》运用西方现代戏剧手法和传统戏曲表现手法,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内心感应、布莱希特的姿势论和梅兰芳的程式规范融为一体,体现出写意戏剧的和谐、完整和充满东西方哲学意蕴的流动美。《桑树坪纪事》将写实与写意、现实与幻觉、再现与表现,以及话剧表演与音乐、舞蹈相融会,体现出话剧艺术的诗意美。该剧演出后在中国剧坛引起极大震动,被称为“桑树坪现象”。这些作品是自1980年代“探索戏剧”兴起以来的里程碑式的作品,标志着中国新时期探索话剧经过蜕变后走向了成熟。

进入新世纪,话剧的诗意化创作又出现了新的追求。《生死场》以雕塑般的手法刻画人物性格,把人物的外部动作与内在的心理变化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使整个演出体现出版画般的美感。《秋水山庄》的舞台演出在虚实之间体现写实与写意的结合,以简约、大气的手法创造出具有浓郁诗化意象的演出形式。《再见徽因》通过对林徽因和她周围人物心理的开掘,揭示出语言和行动背后涌动着的“欲说还休”的浓浓情感,体现出心灵的美好与纯情。

小剧场话剧促进演出市场繁荣与发展

新时期小剧场话剧发端于改革开放以后。1982年11月北京人艺演出《绝对信号》,同年12月上海青年话剧团演出了《母亲的歌》。两剧都侧重舞台表现形式的实验与探索,《绝对信号》采用三面观众围观的形式,《母亲的歌》采用“中心舞台”、观众四面围观的形式。此后,创作方面出现了多种风格样式的作品。上世纪90年代以来,民营话剧社团迅速增加,小剧场话剧创作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势头。孟京辉戏剧工作室、上海现代人剧社、何念戏剧工作室、大道文化公司、戏逍堂工坊、盟邦戏剧工坊、龙马社、哲腾戏剧体、黄盈戏剧工作室、蓬蒿剧场、9剧场、繁星戏剧村、鼓楼西剧场等的出现,带来了小剧场演出的活跃,也使小剧场戏剧的内容、形式变得更加灵活多样。这些民营剧团的创作中,有的通过独特视角描写青年人的婚恋生活,表达他们的情感困惑,如《情感操练》《灵魂出窍》《恋爱的犀牛》《隐婚男女》《单身公寓》等;还有的以探索、实验等手法表达对时代、生活和个体的关切,如《思凡》《黄粱一梦》《庄先生》等。

自2015年以来,民营话剧社团的剧目常被国有话剧院团搬演,成为小剧场戏剧发展的一个新特点。如李伯男导演工作室的剧目《剩女郎》《嫁给经济适用男》《隐婚男女》分别被福建人艺、大连话剧团、重庆话剧团、武汉人艺、浙江省话剧团、青岛话剧院、山东省话剧院、内蒙古话剧院、四川人艺等院团演出,黄盈戏剧工作室的《枣树》被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出。这期间,民营院团、新文艺戏剧团体的导演也开始纷纷为国营话剧院团排戏,像李伯男为浙江话剧团排演了《再见徽因》《秋水山庄》《天真之笔》等,为辽宁人艺导演了《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为中国国家话剧院导演了《特赦》等。赵淼则为中国国家话剧院导演了《罗刹国》《你若离开,我便浪迹天涯》。

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尽管改革开放40年来话剧创作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涌现了数量庞大的剧目,但是我们依然要看到话剧创作中存在的不足,或者说制约话剧发展的因素。诸如优秀编剧、导演、表演艺术人才缺乏,话剧原创力不足,可以常演不衰的好剧不多,青年创作者成长缓慢等。期待面向未来的中国话剧,能够在砥砺前行中,潜心创作,逐渐克服自身存在的弱点,推出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优秀之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

本文由必威官网亚洲体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